忍者ブログ

萌動的夢想

誰會陪誰零落天涯

×

[PR]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。

コメント

ただいまコメントを受けつけておりません。

誰會陪誰零落天涯


寂寞的夜色裏,開不出妖冶的蔥蘢,只有一縷清淡的瘦骨嶙峋。無風自醉,雪落自清。脈脈不得語,飄成暮色空。蒼茫間,品讀著孤單的內涵,子夜,夢裏花落知多少,淚在心頭繞。疼有多少,燃燒的淚啊,焦灼成了暗礁,越堆越高,而我一點一點變小。冷風催煙落,歲月灼人老。燭光搖曳雪中瀟,梅顏素色春未到。一痕胭脂色,隱於向日葵纖體美容投訴寒中飄。記住的,還有多少!

我是寂寞的,亦是孤獨的。想找尋一處碧綠的蕃籬,收留我孤單的期許。文字一點點消失的一刻,有些慌亂了,不停地問自己,是不是該徹底的休息。那不是放棄,只是行走路上的一次停頓而已。生命就像花開的軌跡,此刻亦是荼蘼,累了麼?還真的累了。可是攀爬的繩索,我不能捨棄。

一直想要出去工作,只要不是太累,身體應該沒什麼大的問題。我想過那時候會怎樣,會更安靜吧!忙碌填充著空白的記憶,休息的一刻就安靜的碼字,聽聽音樂。不會和別人一樣喜歡喝酒聚會,亦不會談及家長里短的碎語。休假就早早計畫好出行的路線,倆月做到一起,應該有半個月是自由的時光。不被牽絆,走走停停,一個背包,一張卡就可以想去哪里去哪里。

關於愛情,不是不信了,只是懂得那是老天給的緣分,不能隨心所欲。不是每一次相遇都美麗,不是每一顆真心都值得疼惜。卻也感恩那段刻骨銘心的相遇,因為那一刻你是真心待我,我亦是如此,眼裏,心裏都是你。擦肩而過的,無須刻意女傭中心忘記或者提起,記憶的沼澤地,總有些破繭而出的蝶舞醉在花的相思裏。經年以後,安詳的躺在搖椅上,滄桑掛滿面頰,掌心裏溫熱的一杯茶,你還會記得什麼?或許你的眼裏,會有我靜靜看你的樣子,淚慢慢的滴,不言不語。時光帶走了太多東西,只是有些痕跡鐫刻在心上,一輩子無法抹去。外面冷風吹著,飄來了嗩呐的聲響,有人走了,時間啊!總是馬不停蹄,鞭撻著季末的離。

誰會陪誰零落天涯,誰會為誰執念為枷?情字是真還是假,或許我太傻,只記得一夕的情話,忘記了紅塵裏太多的嘈雜。風薄涼的潛入夜的懷裏,而我兩手空空,如何從掌心裏變出溫暖的火種?霜在窗口凝結,那紋理冷了眉間的朱砂,我就對著窗子呵了一口氣,融化那心碎的琉璃。

風和雪有著默契,舞動精靈的羽翼,筆墨怎麼都描繪不了夜色的靜謐。晨起的一刻,炊煙升起,小鳥嘰喳的叫著,真好!晨曦的光旖旎在面頰,溫存的撫摸,冷消失殆盡。我在紅塵裏,又在歲月外,不染香豔,淡隱……

雪舞的晶瑩裏,抖落了一地春暖花開。飄飛著的思緒,是一痕無暇的素墨淡筆。停頓的片刻,抽絲剝繭的游離,就像那溪水裏一尾魚,緩緩遊弋,親吻著水草鵝黃的外衣。靜生安,美好如斯,寂寞也很美麗。孤獨做了序,筆墨向日葵纖體美容投訴生香的午後,慵懶折疊著眼裏荒蕪的冬季,與靈魂的對弈,我沒有輸掉自己。情也清澈,愛也潔白,我還是我,不曾改變孤傲的脾氣,狂放不羈是我專屬的印記。把冬天的蕊全部收集,春來的時候,會綻放一朵朵素色的小茉莉。輕柔的風吹起,心在哪里,夢就在哪里落地生根,崛起成峰巔的巍峨之軀......

落花碾成泥,指尖香如故。誰借風題序,彈唱莫相離?你說長相依,我說兩相惜。蝶飲清風露,醉過紅塵雨。芳菲指尖瘦,落筆亦無題。依稀舊夢裏,還有沉香逸。
PR

コメント

プロフィール

HN:
No Name Ninja
性別:
非公開

カテゴリー

P R